基本信息

中文名
走西口
出品时间
2009年
出品公司
中央电视台文艺节目中心影视部、中共山西省委宣传部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拍摄地点
山西榆次老城
发行公司
东阳市星生地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首播时间
公元2009年1月2日CCTV1
导    演
李三林
编    剧
俞智先廉越
主    演
杜淳苗圃富大龙张嘉文涵储智博杜志国
集    数
52集(央视版51集)
每集长度
40分钟
类    型
传奇,历史
制片人
李长江责任制片)
主要奖项
荣获第十一届“五个一工程”奖
荣获2010华鼎“最佳电视剧”奖
开机时间
公元2008年04月26日
出品公司
弘基世纪|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首播性质
央视一套开年大戏
文学策划
卢枫霖

走西口剧情简介

编辑
《走西口》海报 《走西口》海报
田青之父田耀祖侯天来饰)的嗜赌败家,接踵而来的是连年大旱,粮食无收,母亲淑贞带着田青杜淳饰)和两个姐姐艰难的生活,这使田青从小就立志重振家业。随着他们的渐渐长大,田青与梁满囤富大龙饰)一起也踏上了“走西口”的道路,途中他们意外被土匪绑票,还成为了土匪中间的一员。在历经无数挫折之后,田青终于赎回了大宅,他们用自己的汗水、泪水、甚至是血水,在西北的草原、荒漠中走出了一条自己的经商之路。但是连年的军阀混战,使得社会动荡不安,田青破产,接连不断的变故让田青深切地认识到,不把侵略者赶出去,生意也做不成。田青于是带着儿子重新走了西口,投奔大青山游击队。(注:剧情简介参考资料 [1] 

走西口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清朝末年,地处山西祁县田家庄的田家大院里张灯结彩、贺客盈门。田家三代单传的小少爷田青正在举办周岁庆典。可是作为田青的父亲的田耀祖却泡在赌场里不肯回家。抓周吉时己到,田老太太气愤之下让儿媳淑贞把骰子找来,同金银珠宝纸笔墨砚等物件放在一起让孙子田青来抓,看看他长大了会不会像乃父一样也是个赌徒。大家的心都悬了起来,看田青抓周。幸而田青没有抓骰子,而是抓了一个小算盘。虽然不是抓的官印,可也是田家祖上得以发家的本事。田老太太和淑贞都算是松了一口气。可是他们那里知道,田耀祖这时已经把全部家产输给了地痞夏三。情急之下,他要翻本,竟把自己的妻子作为赌资押上了赌桌,骰钟一开他把老婆也输掉了

    第2集
      田耀祖无颜面对母亲和妻子淑贞,从私塾黄先生那里骗借了盘缠,踏上了走西口的黄土大路。田耀祖一走,夏三就领人来收房产和淑贞了,田老太太一气之下吐血身亡。夏三对淑贞欲行非礼,这时,淑贞在田青抓周当晚救下的革命党人徐木匠挺身而出救下淑贞。徐木匠利用自己一身的武艺,吓退夏三,带着淑贞和她的一儿一女还有乾隆皇帝钦赐给田家祖上的“仁义礼智信”牌匾离开了田家大院。徐木匠在梁家村买了一处院子给淑贞和一女一儿居住,他给淑贞留下怀中的银两,利用做木匠活作掩护,重又踏上了宣扬革命道理的征程。

    第3集
      淑贞虽说是有了安身立命的住处,可是母子三人的生计无着,只好给人洗洗涮涮,缝缝补补度日。赶上荒年灾月,难以活命,只好将九岁的女儿田丹丹给了同村梁家不满周岁的梁满囤做童养媳,换来口粮,喂养儿子田青。与此同时,走西口路上的田耀祖被土匪刘一刀劫掠得身无分文,无奈之下,只好靠乞讨度日。田耀祖一路乞讨到了包头,幸遇曾在走西口路上遇上的同乡龚丰仓相助,引荐田耀祖侍候瘫痪在床的江湖术士赛神仙,才得以在包头安顿下来。

    第4集
      一晃十年过去了,徐木匠从日本回到了山西祁县,他到看已经十岁的田青在给村里人放羊,便把他这些年的积蓄拿出来交给淑贞,供田青去私塾念书。他怕伤了田青的自尊,让淑贞告诉田青是走西口的父亲田耀祖捎回的银子供他读书。徐木匠在当地传播三民主义的同时,还把自己的一身武艺传授给田青。田青十八岁了,学业有成,武功精进。在田耀祖侍候下身体渐渐痊愈的赛神仙,为了回报田耀祖,便将自己的相术全盘教给了他。

    第5集
      田耀祖来到杀虎口自称赛半仙,做起了金点子生意,却阴差阳错被土匪刘一刀看上,逼迫他当了他们的眼线。十七年中徐木匠对淑贞不求回报的帮助,使她对徐木匠产生了爱恋之情,两个苦命人的心终于贴在了一起。但是徐木匠因为革命工作需要却无法给淑贞一份稳定的感情。在私塾读书的田青回家来取学费,正赶上淑贞给徐木匠置酒送别,发现了母亲与徐木匠的私情,徐木匠跳窗逃走……田青怒斥母亲不守妇道,然后到梁家去找姐姐田丹丹,田丹丹这才告知父亲田耀祖败家的往事,并且说徐木匠是他们一家的大恩人。

    第6集
      田青回家向母亲认罪,发现母亲拿着绳子出去寻死了。好在他和姐姐及时赶到,从树上救下了母亲,请求母亲原谅自己的不孝,并且提出要去走西口挣钱报答母亲和徐木匠的恩情。官府以窝藏革命党为由抓了淑贞,私塾黄先生出面担保从银号借了五百两银子才把淑贞赎了出来。背上了这巨额债务,加上又赶上荒年,更坚定了田青走西口的决心。田青告别母亲和姐姐,也告别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翠翠,带着梁满囤走了西口。

    第7集
      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也是去走西口但却是去寻父的祁县青年王南瓜,三人结伴行走。走到一个三岔路口,正在歧路彷徨的时候,王南瓜提议用占鬼卦的办法决定走哪一条路——他们倒背身子扔出一只鞋子,便朝着鞋尖指的方向走了下去。在一个大车店住的时候,同徐木匠不期而遇。只是田青没有发现徐木匠,而徐木匠以为田青还在找他寻仇,便躲开了。不过他知道田青也来走西口,怕他有个闪失,便暗中保护他。为了节省盘缠,田青、梁满囤和王南瓜决定起早摸黑赶路。梁满囤不小心摔伤了脚,无奈之下,田青只好背着梁他赶路。夏三的父亲身患重病,无力回天。夏三把黑手伸向了田青未婚妻翠翠,他要把翠翠娶进夏家给他爹当小冲喜,借以报复未得淑贞之仇。

    第8集
      翠翠父亲重病缠身无钱医治,夏三就让周管家威逼利诱,逼迫翠翠就范,并用一个与翠翠送给田青的定情物一模一样的护身符,欺骗翠翠田青在走西口的路上已死。翠翠万念俱灰,同意嫁入夏家给夏老太爷冲喜。田青背着梁满囤去附近的关帝庙疗伤,发现了王南瓜已经出家的父亲,无奈尘缘已了,父子不能相认。翠翠刚嫁入夏家,夏老太爷就死了,夏三迁怒于翠翠,欲把翠翠卖到妓院。翠翠寻机跑了出来,发现父亲已死在床上,而母亲也当着自己的面自杀。孤苦无依的翠翠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走西口寻找田青的道路。田青三人刚到杀虎口,遇上在此地设摊的赛半仙田耀祖,田耀祖知道田青就是自己的儿子,却不敢相认。

    第9集
      这一切被暗中保护田青的徐木匠看在了眼里。晚上,徐木匠来找田耀祖,指责田耀祖恶习不改,算命骗人。田耀祖则向他打听淑贞母女的情况。知道母子三人这些年的艰辛,也觉惭愧。一个大驼队经过杀虎口,已经当了土匪眼线的田耀祖把情报报告给刘一刀,刘一刀下山抢了这个驼队,绑了几个肉票,在回匪巢黑土崖的路上,又从破庙里掳走了借宿的田青一行三人,“肉票”中有一个叫豆花的女子,是山西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是到口外与包头一家当铺的少掌柜完婚的。在黑土崖,田青遇到17年前卖身葬父如今却是土匪三当家的李义,因为当年是好心的田家大少奶奶淑贞帮助他才得以安葬父母,如今的李义被官府所逼才不得以落草为寇。

    第10集
      土匪二当家意欲霸占豆花,大当家刘一刀的老婆风摆柳认为必须按山寨的老规矩通过比武来决定谁将更有资格获得豆花。为了救豆花,田青在比武中胜了二当家,但却不愿干不仁不义的事,李义劝田青如果想把豆花和那些“肉票”救出黑土崖必须将计就计,假意把豆花娶过来。走西口路上女扮男装的翠翠被从祁县到包头去进货的药铺邹老板识破,邹老板安排翠翠去杀虎口表妹的醋作坊等他从包头带回田青的消息。在黑土崖豆花认定田青是个正人君子,恳求田青娶了自己,哪怕做小都行,因为就是能逃出去,包头的公公家也是不会认她这个被土匪掳上山当了压寨夫人的苦命女子。刘一刀为了考查田青,让他接替李义熬鹰的差使。田青为了寻机逃走,便答应下来。

    第11集
      三个肉票中一个是皮匠铺的裘老板,另两个是开莜面馆的龚丰仓和龚文佩叔侄二人。田青让龚丰仓假意多出银元赎身,在放他的侄子龚文佩回家筹款时,暗中嘱咐龚文佩在半路的小店等候。田青对裘老板则像唠家常一样,套出裘胖子皮匠铺的规模,把赎金从土匪山里豹子熬鹰时的一百八十元增加到二百三十块光洋。刘一刀对田青的能干非常满意,随后把田青升为三当家。这时,田耀祖又送来了一个重要的情报——四子王旗的诺颜王子要同科尔沁王爷的女儿结亲,有一大批彩礼要经过杀虎口。李义不同意刘一刀去劫对自己有恩的诺颜王子,负气出走。刘一刀派人追杀,幸得田青暗中相助,李义才得以脱生把刘一刀准备劫持彩礼的情报告诉王子。刘一刀全伙出动去半路劫财,把田青留在家里看守肉票,二当家设计留了下来,还故意把田青灌醉,但是田青早有所防只是将计就计佯装喝醉。田耀祖知道大事不妙,连夜逃出杀虎口。

    第12集
      诺颜王子向杀虎口的官军通报,打了刘一刀的埋伏,使刘一刀遭受重创。另一面,田青借机救出了豆花、龚丰仓、裘老板、梁满囤、王南瓜,还有一起被掳的傻大个子。心狠手辣的二当家杀了风摆柳,烧了黑土崖,却假祸于田青。田青料定刘一刀决不会放过他们,便将人分成两拨,一拨走草原,一拨走荒漠。裘老板对田青分伙十分不满,又因为田青熬鹰时让他多破费了五十块银元,便想到包头的时候,报告官府,抓起田青治罪。龚文佩说服不了裘老板,便劝说田青去归绥,这一计划遭到梁满囤和豆花的反对。裘老板更觉得他心里有鬼,强拉田青一道去包头。

    第13集
      一行人刚进包头城,裘老板就向守城的警察指认田青是土匪的三当家。田青被捕了。这一情景被追杀田青的土匪山里豹子和保护田青的徐木匠看在了眼里,一个高兴一个担忧。豆花和梁满囤等人干着急,却束手无策。包头的县知事吴玉昆是个自以为是的昏官。他向国民政府邀功心切,动刑之后将田青打入死牢,只等北京的民国政府批文下来之后,便要将田青开刀问斩。山里豹子得知这一消息,马上回去向刘一刀报告,他们为吴玉昆替他们处死了仇人而大感快慰。这时的田耀祖剃掉了胡须和道士头发,乔妆改扮,在包头兑下了一个棺材铺躲避刘一刀。

    第14集
      豆花去过婆家,婆家说她成了残花败柳,一纸休书休了她,打发她回山西老家。豆花回到龚文佩的莜面馆,拿出婆家给的盘缠,让王南瓜和梁满囤买两口棺材,她要陪田青一块去死。田耀祖知道王南瓜买棺材是为了收殓田青,打了对折,其实是他给儿子预备了一口棺材。豆花用剩下的钱打点狱警,天天去死牢陪伴田青,给他疗伤。声言要与田青生不能同床,死了也要埋在一起。田青深受感动。良心未泯的田耀祖从徐木匠那里知道儿子田青被捕和将被处死的消息大为震惊和后悔,拿出五百银元打点吴玉昆却被没收银票轰了出来。

    第15集
      裘老板在对账中发现,他写的催要赎金书信的后面有田青加上的“拖延不交”四个字,所以家里并没有支付赎金。这才恍然大悟自己错怪了田青。但吴玉昆不仅不听裘老板的陈述,反而大骂他出尔反尔,坏了他的官声,毁了他的前程。仍旧坚持原判。田耀祖在法场对面的茶馆里暗自为儿子送行。豆花也躺在棺材里,只等田青被杀,她便服毒,在黄泉路上与之相会。裘老板带着女儿裘巧巧也来到法场,向田青痛说误解的经过,活祭恩人田青。吴玉昆扔下签子,令警察放炮砍人。这时,徐木匠赶到,甩出一棵钉子打落刽子手的鬼头刀。诺颜王子领着自己的王府卫队冲进法场,出示国民政府的公文,将草菅人命的吴玉昆革了职,救出了田青。

    第16集
      裘老板出钱,在龚文佩的莜面馆里为田青置酒压惊。席间,田青向豆花敬酒,宣布以后豆花就是他的亲妹妹。豆花听了大失所望,悲愤之余开怀痛饮,喝得烂醉。裘老板为了报答田青的救命之恩和弥补由他给田青造成的性命之虞,让他补外柜之缺——为皮匠铺跑销售。田青提出必须带着梁满囤和豆花。裘老板慨然应允,让梁满囤入作坊当学徒,把豆花安排在厨房,给大师傅帮厨。药铺邹老板从包头回到表妹的醋作坊,带回去田青被砍头的消息。邹老板确实也没骗翠翠,他确实是看到了处决田青的告示。绝望之中翠翠跟随邹老板回到了祈县,并嫁给了他。

    第17集
      裘老板有个独生女儿叫裘巧巧,为人还算聪明,只是幼年丧母,父亲宠爱,养成了颐指气使、骄矜跋扈的脾气。她看上了英俊洒脱文武兼备的田青,主动提出要教田青蒙语,账房先生则教田青皮革生意的知识。田青敏而好学,很快便能独挡一面。梁满囤的境遇却大不相同。他是学徒,分文不挣,干最苦最累的活儿,还要给师傅倒尿盆打洗脸水,不时还要挨师傅的板子。裘老板还故意让掌桌牛师傅找茬痛打梁满囤。梁满囤记住父亲的教诲——“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一切他都忍了,只是对田青心存妒忌。田青看见梁满囤挨打,想替他说情,裘老板不许他管。梁满囤偶然发现裘巧巧对田青有意思,便非常不满,告诉了豆花。豆花不信,说田青家里有未婚妻。梁满囤却说田青贪图裘家的钱财,要当陈世美。田青对裘巧巧的示好毫无感觉。惹得裘巧巧不高兴。田青对待豆花爱护有加,裘巧巧迁怒豆花,豆花的心里也积聚着对巧巧的怨恨。

    第18集
      几个月过去了,田青发了工钱和红包。他买了两副耳环,一副给了豆花,另一副是给未婚妻翠翠的,同钱放在一起捎回家去。钱他分成两份,其中一份是以梁满囤的名义,寄给姐姐家的。这么做,他并没有告诉梁满囤。梁满囤还因此嫉妒田青。翠翠见到耳环,空自伤心一场,退还了耳环。田青母亲淑贞怕田青知道翠翠嫁人受刺激,便把这事瞒了下来。  诺颜王子是个革命党,他做生意完全是为孙中山筹集军款。他任命徐木匠作为王府卫队的梅林,经常出没于中俄边境的恰克图同俄国人进行贸易。裘老板也派田青去恰克图打开与俄国人交易的路子,并且派账房何先生陪同。

    第19集
      深谋远虑地裘老板让牛师傅变着法儿地打梁满囤,可是满囤都忍了。尤其让梁满囤不能释怀的是两年了没有向家里寄过钱。豆花看他可怜,就把田青给她的耳环给了梁满囤让他当掉寄钱回家。田耀祖知道梁满囤是女儿田丹丹的丈夫,便认他为义子,赠给他银元,让他一并捎回家,让不知就里的梁满囤感激涕零。裘巧巧和豆花再一次起了冲突,裘巧巧没有沾到便宜,要父亲赶走豆花。裘老板也觉得豆花碍事,便让账房先生给豆花多开了一个月的劳金,辞退了她。田耀祖遇见田青,拉他一起喝酒。两人叙起陈年往事,田耀祖为失去爱子感到十分悲凉。

    第20集
      豆花无处可去,便又回到龚文佩的莜面馆。王南瓜把豆花被辞的消息告诉田青,田青去问裘老板。裘老板推说是为田青考虑,以为豆花也大了,该同田青完婚了。田青说他只是把豆花当成妹妹,根本没有可能同她结婚。裘老板马上答应让豆花回来上工。田青以为这是一场误会,可账房先生却说这完全是裘老板的试探,不久就将会招他为养老女婿。田青感到事态严重,便向裘老板提出辞工。裘老板借机向他摊牌,要他当裘家的上门女婿。田青以同翠翠有约在先为由,一口回绝了婚事,裘巧巧大为恼火,裘老板却不着急,他让田青先带梁满囤把外柜的一摊子作个交待,等梁满囤能够接替他时再走。田青答应了,裘老板却暗中派账房先生去祁县,想花钱买通翠翠的父母

    第21集
      田青履行诺言,认真地教给梁满囤一切外柜的有关业务和熟悉往来的客户。账房何先生到了祁县才知道翠翠早己嫁人且生了一子。裘老板得到回报,以为田青与巧巧婚事再无障碍,又把梁满囤打发回作坊干苦力,正面向田青提亲。田青得知翠翠嫁人消息,痛苦之后,竟决定娶一无所有的豆花为妻,并向裘老板提出辞工。裘老板答应,但约定两年之内不许田青涉足制革行业。田青答应了,离开了皮匠铺。裘老板只好退而求其次——将女儿许给梁满囤。梁满囤做梦也想不到会一步登天,立即应了这门亲事。

    第22集
      梁满囤要娶亲的消息传到田青耳朵里,他把梁满囤暴打了一顿。田耀祖气得给梁满囤送去了一对驴蹄子,还写了一封匿名信揭发梁满囤家里有老婆。裘老板大为恼火,逼迫梁满囤休了原配妻子田丹丹。田青和豆花,梁满囤和裘巧巧同时成亲了,田耀祖给田青和豆花送来了贵重的贺礼,让小两口大惑不解。  田青与豆花是夫妻恩爱,有情有意。而裘巧巧对梁满囤完全像对一个下人。梁满囤为讨好裘巧巧,极尽谄媚之能事。裘老板为了考验梁满囤的忠心,故意装病。梁满囤一面打理生意,一面守在床前侍候裘老板。

    第23集
      裘老板劝女儿要对梁满囤好一些,将来只有靠这个男人。裘巧巧对梁满囤放手了,梁满囤马上开始整顿作坊,先开除了好吃懒做的伙计瘦猴,又想从掌桌牛师傅那里要来熟皮子的配方,牛师傅不肯。梁满囤打算慢慢整治这个打过他板子的牛师傅。带豆花回家的田青在杀虎口遇到裘记账房何先生,得知何先生是去祁县梁满囤家送休书的,悲痛欲绝。同随田青和豆花回祁县的王南瓜经他父亲出家的关帝庙,得知万了师傅已经在两年前离开了。

    第24集
      田青领着豆花回到了家,淑贞喜出望外。账房先生到了梁家,告诉梁家二老,他们的儿子当了老板,要接二老去包头享福。田丹丹听了也非常高兴。不料账房先生拿出了休书,一家三口全惊呆了。梁家老两口子对儿子的行为极不赞成,拒绝去包头,还要同田丹丹一起过。通情达理的田丹丹跪求二老去包头与梁满囤团聚。梁家二老见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只好不情愿地上了路。田丹丹大病一场。田青到县城去请大夫,与翠翠不期而遇。翠翠见了田青,悲伤之情溢于言表。邹老板从外面回来,认定田青是翠翠的奸夫,要打田青。田青看在翠翠的面子上,不与之计较,怏怏地离开了药铺。

    第25集
      醋意大发的邹老板趁翠翠睡着把她捆了起来拷打,逼她承认孩子是田青的,还把“口供”录在纸上,并且要毒死孩子。翠翠为了救儿子与之搏斗,慌乱之中杀了邹老板,被官府抓去。祁县的知事是当年赢了田家大院的赌徒夏三,他想当然地判定翠翠私通奸夫谋害亲夫,将其定为死罪。私塾黄先生发动仕绅给夏三上了万民折,却被一心想报复的夏三驳回。田青得知翠翠摊上了人命官司非常着急,要去牢里找翠翠,被黄先生劝阻。

    第26集
      豆花善解人意,替田青到狱中探望翠翠。翠翠把儿子青青托付给田青和豆花,豆花慨然应允。田丹丹恳求豆花把青青留下让她抚养,还嘱咐田青不许找梁满囤寻仇。夏三通过“微服私访”知道了田青从包头回到祁县并且见过翠翠,邹老板曾说翠翠与田青有染,如获至宝,想借机杀掉田青斩草除根。幸亏有黄先生通风报信,田青才得以脱身。关键时候豆花设计从狱中换出翠翠,而自己也在黄先生努力下脱生。田青带着豆花和翠翠逃出祁县,土匪刘一刀带着二当家和山里豹子到了杀虎口,看到了官府通缉田青和豆花的告示。

    第27集
      梁家二老到包头就给梁满囤闹了一出黑脸包公,指责儿子丧尽天良,被裘巧巧赶出了家门。梁满囤求何先生在附近找了个房让父母安顿下来。田青一行来到杀虎口,被追杀他们的官兵冲散,情急之下翠翠跳出窗户落到刘一刀设在杀虎口的镖局并摔伤了脚,刘一刀从翠翠佩带的玉葫芦认出翠翠就是他十九年前丢失的女儿桃桃。田青和豆花回到包头,为了暂时避风头田青就同傻大个子去脚行拉了骆驼,而曾在省城女子中学念过书的豆花也在当地报馆找到了一份记者的工作。就在这时,脚伤痊愈的翠翠找到了包头龚文佩的莜面馆。

    第28集
      豆花从报馆预支了三个月的工资租了一个小院,从龚方佩的莜面馆搬了出来,把自己和翠翠安顿好,等待着田青拉骆驼回来,准备三个人一起生活。为了不影响到豆花和田青的生活,翠翠选择了离开,又回到了杀虎口刘一刀的镖局,在刘一刀的资助下开起了一家醋作坊。田青拉骆驼回来用挣来的钱在包头开了一家估衣铺,生意红火,田耀祖看了是乐在心里委实替儿子高兴。土匪二当家看上了翠翠欲把她搞到手。

    第29集
      徐木匠从北京回来带来了袁世凯跟日本人签订二十一条的消息,诺颜王子义愤填膺,各地纷纷起来反对二十一条。时局混乱,加上梁满囤不懂管理,生意每况愈下。刘一刀对翠翠和盘托出,告诉她就是十九年前失散的女儿桃桃,但是翠翠无法接受一个土匪当父亲。豆花和田青因为豆花忙于报馆的工作无法照顾估衣铺闹了别扭,田青让豆花辞掉报馆的工作,而豆花不想放弃。被梁满囤赶走的瘦猴找上门来,求梁满囤再收留他,梁推说自己做不了主,让他去找开估衣铺的田青。

    第30集
      豆花看瘦猴可怜,便收留了他,让他替田青看铺子。袁世凯倒台了,又重新恢复了民国。梁父梁母来包头一个月了,可是梁满囤却慑于裘巧巧的蛮横不敢去看他们一眼,而且每天吃得跟作坊里的伙计一样,顿顿是红薯牛尾汤。梁满囤天天把心思都用在了盯在伙计们身上,皮子熟得越来越差。豆花的前夫包精忠为了弥补当初父亲休豆花的愧疚,介绍给田青一笔代销的生意,田青不明包精忠的用意,又加上有旁人嚼舌头,同豆花闹了别扭。

    第31集
      报社社长因为豆花没拉来广告,一下之下把包精忠代报社付豆花工资的秘密抖了出来,豆花一气之下离开了报社,却发现自己怀孕了。与此同时裘巧巧也怀孕了,美得梁满囤鼻涕泡都出来了。田青把豆花在报社拿的薪水如数退还给了包精忠。田耀祖提醒田青要注意瘦猴的行为,田青不以为意。梁满囤见田青很快地能够东山再起,怕两年到期再干皮革行业,便想好了一个暗害田青的阴谋。原豆花公公——当铺的老掌柜死了,梁满囤找到瘦猴,大讲丧家棺材里埋了四个金元宝和贵重装裹,又谎称一个财主家有个待嫁的兔唇小姐,只要有五个金元宝作为聘礼,就可当上门女婿,继承一大笔家业。

    第32集
      瘦猴动了心,真地去挖了坟,盗出了老掌柜的装裹。梁满囤又匿名向当铺的少掌柜举报。包头新任警察局长就是当年的县知事吴玉昆。他带着手下来估衣铺搜查,找到了一件盛殓时老掌柜穿的貂皮大衣。瘦猴和一个店伙计被抓了起来,吴玉昆又下令诱捕田青。而此时的田青和豆花正在东胜,诺颜王子为了替革命筹措活动经费决定和田青合起伙来一同做皮革贸易,田青第一次接触到革命思想,深受震动。田青又与徐木匠相见,两个人消除误会,徐木匠答应去包头帮助田青创业。  田耀祖知道估衣铺出事,断定是梁满囤使的坏,便跑到城外守候。见田青回来,立即拦住他们告知吴玉昆正在抓他。田青认为自己与此案无关,便去警察局向吴玉昆说明情况,被吴玉昆投到牢里。

    第33集
      吴玉昆一口咬定田青是主犯。为了逼出口供,对田青和豆花进行了严刑逼供。梁父怀疑是梁满囤陷害田青,来找儿子质问,父子反目。裘巧巧一怒之下把二位老人赶回山西。梁满囤怀疑裘老板在装病,为了证实自己的猜疑,便设了一计,裘老板果然中计。瘦猴眼看着怀有身孕的豆花被严刑拷打,良心发现,便向吴玉昆坦白完全是他一人所为,跟田青和豆花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吴玉昆却非要瘦猴说出是受田青指使,必欲将田青置于死地以雪当年为田青案子丢官之恨。

    第34集
      王南瓜去杀虎口醋作坊进货,遇见了翠翠。得知田青出事的消息,翠翠恳求刘一刀救出田青和豆花,以此为条件,答应救出田青之后认下刘一刀这个父亲。刘一刀不知道要救的人是田青和豆花,答应了翠翠的要求,绑架了吴玉昆的家人,要挟吴玉昆放人。老奸巨猾的吴玉昆骗过了刘一刀,当刘一刀发现自己要救的人竟是田青时,举枪就射,翠翠用身体挡住了射向田青的子弹,翠翠死了,而田青和豆花也被及时赶到的诺颜王子救下。

    第35集
      田青虽然被放了出来,却被没收了估衣铺。在徐木匠的努力下,瘦猴也被释放出来,善良的田青原谅了瘦猴,并为他请太夫疗伤。梁满囤的父母回到老家,凉锅冷灶,无依无靠,便躺在炕上等死。幸亏被田丹丹发现,救了他们。梁满囤见牛师傅得了肺痨,急于把配方弄到手,伙计老赵投其所好,帮他出了一个计策,弄到了配方,却不料被牛师傅留了一手。一天晚上,梁满囤起夜时又发现裘老板不在床上,他偷偷跟踪,发现裘老板正在账房里查他的账。梁满囤没有惊动裘老板,而是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报复合起伙来把自己爹娘赶回山西老家的父女俩。

    第36集
      梁家二老带来田青和豆花被打入大牢的消息,急得淑贞也要去走西口去包头看儿子,幸而遇到从包头来祁县报平安的龚文佩才把淑贞从半道拦住。田青再一次白手起家了,他又跟傻大个子去拉骆驼。这次徐木匠陪田青一起去拉骆驼。田青和徐木匠到了恰克图,幸运地得到了把牛皮打磨成鹿皮的制作工艺。自以为得到了配方的梁满囤,把牛师傅扔进生牛皮仓库,任命老赵做掌桌师傅,按得到的配方熟了一大批皮子,不料皮子出来全是废品。

    第37集
      裘记破产了。裘老板本来装病,这回却真让梁满囤给气得半身不遂。梁满囤却在裘家翻了身,裘巧巧答应以后对梁满囤言听计从。田耀祖见梁满囤倒了霉,高兴极了,送给过世的牛师傅一口红松棺材,还强拉梁满囤当孝子,给牛师傅打幡摔盆。梁满囤对田耀祖为什么同自己过不去感到莫名其妙。裘记皮匠铺新任掌桌老赵趁乱偷到了牛师傅临死之前交出的正确配方,找到田耀祖要他收购梁满囤的作坊。梁满囤得不到配方眼看着皮匠铺要黄,可是也无计可施。

    第38集
      田青从恰克图回来了,田耀祖急不可耐地把梁满囤作坊快要破产的消息告诉了田青,要田青收购了皮匠铺,还承诺借钱给田青却不要利息,让田青百思不得其解。但田青并不想收购梁满囤的皮匠铺,一则田青因为有姐姐嘱咐,不向梁满囤报复;二则田青也有自己的盘算,他是想做皮革贸易并不是皮鞋生产。在诺颜王子的支持下,豆花的进步刊物《走西口》办起来了。瘦猴来找梁满囤算账,看到梁满囤正在皮匠铺门口吆喝那些全熟坏了的牛皮,就找个借口给田青带回去一张牛皮。田青和徐木匠一合计,决定先做出一架能把牛皮打磨成鹿皮的机器来。

    第39集
      眼看着梁满囤要把熟坏了的牛皮全都烧了,这个时候,徐木匠做的机器终于成功地打磨成了一张鹿皮。瘦猴假托鞋匠铺要收购皮子用极低的价格把梁满囤的全部皮子都收了过来。吴玉昆眼看着在包头不得势,便决定离开包头到杀虎口当了巡防团团长,临走前接到革命党的传单揭露他的罪行,认定是田青所为,心里更加深了对田青的忌恨。经过这一场风波,破了产的梁满囤想起爹娘了,裘巧巧也不像以前那样趾高气扬了,加上自己马上就要生产没人伺候月子,就让账房何先生把父母再接来包头。

    第40集
      梁父本来不想再去包头,可是他见田丹丹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为了不再连累田家,只好又踏上了走西口的路。丹丹病了,她去看大夫,才知道自己的胃里长了个瘤子,是不治之症。但她把自己的病情隐瞒了下来,没向母亲讲明。田青将梁满囤要烧火的皮革制作成鹿皮准备运到恰克图,卖给俄国人,他还化腐朽为神奇,用瘦猴当外柜,傻大个子当驼队队长。梁父一进包头城,便看见了田耀祖。田耀祖知道再也隐藏不下去了,就逃出了包头城。

    第41集
      田青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生意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代理了包头到恰克图沿线所有22家制革厂的皮革销售到恰克图,做了口外最大的皮革经销商。田青当了志同贸易公司董事长,并担任了包头山西同乡会的会长,把梁满囤恨得要死。梁父找田青替梁满囤求情,请求田青原谅他儿子的过失。田耀祖重又来到杀虎口做起了他的赛半仙生意,刘一刀又来逼他入伙,田耀祖无奈中重又当了土匪的眼线。田耀祖在离开包头前留下了五百块银元,要田青收购裘记,田青定夺不下。

    第42集
      田青因为有姐姐嘱咐,不向梁满囤报复,他用订金充作梁满囤的资金,使梁满囤的裘记起死回生。他自己则作了全口外最大的皮革经销商。梁满囤意外地得救,自然要宴请田青。酒喝高了,兴奋之中得意忘形,竟然摔死了自己的儿子,梁满囤莫名其妙地加恨于田青,认为田青是他的克星。裘巧巧又气又悲又恨,把梁满囤赶到前柜去睡。梁父梁母苦口婆心地劝说儿媳,终于使巧巧回心转意,跟梁满囤和好,一家人重又振作起来重振家业。

    第43集
      梁满囤也很痛苦,他把劲使在生意上。把皮匠铺改成了制革厂,伙计改叫工友,老板改称经理。原裘记皮匠铺的老赵拿着配方找到梁满囤,本打算再在兴盛制革厂当个掌桌师傅,不想却被梁满囤给赶了出来。老赵怪罪田青把握有配方的事告诉了梁满囤,并因此忌恨田青,发誓要报仇雪恨。山西各地遭了蝗灾,在田青等人的努力下,包头山西同乡会展开活动为家乡捐款捐物。混在灾民队伍里的老赵在夜里潜入山西同乡会,打晕看管人,把捐款给偷了,并煽动灾民闹事。田青从自己的商号里拿出钱,把这批丢失的捐款给补上了。

    第44集
      土匪二当家背着刘一刀,独自把在老赵哪儿偷来的捐款交到杀虎口巡防团吴玉昆手里,要在民国军队里谋个一官半职。贪得无厌的吴玉昆却提出要五千元。淑贞从黄先生那里知道丹丹的病情,独自去太原为丹丹请大夫,还卖了田青送给她的皮祆。田青得知姐姐病重,便让豆花回山西去送捐款的时候,接姐姐来包头看病。豆花到家的时候,田丹丹已经死了,消息带回包头,田青悲痛欲绝。豆花把所有丹丹为梁满囤一针一线做的鞋都带回了包头,梁父一怒之下把这些鞋扔在了梁满囤跟前。

    第45集
      梁父梁母坐着田青从恰克图买的玻璃马车到祁县给丹丹上坟,回包头时在杀虎口被刘一刀劫掠。田青连夜赶到杀虎口赎出梁父梁母。山里豹子也来到包头,向梁满囤索要了100元赎金。梁满囤心里不平,到处宣扬田青丢了他的父母,却要他来付赎金,想以此搞臭田青。田青将梁家二老安全地送回包头,偿还了梁满囤向土匪交纳的赎金。事后梁满囤的账房何先生来投奔田青,他说梁满囤只交了100元赎金,却收了田青200元的补偿款,他再也不愿意与这样的卑鄙小人共事了。

    第46集
      田青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好,傻大个子也成家了,田青在龚文佩的莜面馆里给傻大个子举行了婚礼。被掳上黑土崖的人全来祝贺,梁满囤也来了。席间王南瓜对梁满囤冷言冷语,大家不欢而散。  祁县的县知事夏三,因为袁世凯复辟帝制失败而死,也被株连丢了官。发了大财的田青终于从夏三手里买回了这份祖产。包精忠因为擅自把自己的一篇革命性文章插进《走西口》刊物遭到当地警察署的关押,供出徐木匠就是共产党人而且是刊物的主编。刊物所在地山西同乡会也被警察署封锁,捉拿徐木匠。

    第47集
      包精忠想了个辙把官府要抓徐木匠的消息告诉了田青,田青通过王南瓜把消息带给徐木匠。梁满囤眼看着田青的生意越做越大,自己却才把贷款给还完,心下难平。社会形势越来越乱,通货膨胀严重,生意难做。梁满囤一批皮子熟下来,从钱数来看是赚了,实际所值却是赔了。田青做的是外贸生意,他坚持只要银元和卢布,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损失,生意尚可维持。吴玉昆联合刘一刀,在草原上袭击了田青的驼队,傻大个子被打死,货物被悉数抢走。

    第48集
      吴玉昆为刘一刀不肯把抢来的货款分给他而恼羞成怒,他联合二当家,消灭了正打算金盆洗手的土匪,刘一刀侥幸逃脱。田青找到梁满囤,希望能代销他的牛皮而且卖了后多给梁满囤一成的利,可是梁满囤却认为田青是坑他。等梁满囤明白过来田青并未坑他,田青的驼队快要出发了,因为有姐姐的嘱托,田青不计前嫌,叫豆花当掉戒指多买了两匹骆驼捎上梁满囤的皮子。吴玉昆正想置田青于死地,便在半路拦截了他,将货物全部“征收”,又以田青私通苏俄的罪名将他逮捕关押。诺颜王子发动包头各界头面人物联名力保田青,梁满囤也从中鼓动,吴玉昆迫于压力,放了田青。

    第49集
      田青一回到包头,各个厂家都来催要货款。田青决定把包头的公司房产卖掉,抵消一部分债务。吴玉昆抓了梁满囤,胁迫他将抢来的皮革拿到恰克图去卖,许诺卖货所得三成的利给梁满囤。裘巧巧听说梁满囤要和吴玉昆瓜分了田青的货款,就把梁满囤赶出了家门。梁满囤按吴玉昆的要求买下了田青的志同公司,又暗中在留给巧巧的信里把房产还给了田青。他让吴玉昆派兵保护,去恰克图出售了那批抢来的皮革,回来的路上,趁张副官不注意,梁满囤偷了货款逃脱,却被追上来的官兵击落马下。

    第50集
      田青一回到包头,各个厂家都来催要货款。田青决定把包头的公司房产卖掉,抵消一部分债务。吴玉昆抓了梁满囤,胁迫他将抢来的皮革拿到恰克图去卖,许诺卖货所得三成的利给梁满囤。裘巧巧听说梁满囤要和吴玉昆瓜分了田青的货款,就把梁满囤赶出了家门。梁满囤用吴玉昆给的定金买下了田青的志同公司。他让吴玉昆派兵保护,去恰克图出售了那些抢来的皮鞋,回来的路上,趁张副官不注意,梁满囤偷了货款,却被追上来的官兵击落马下。

    第51集
      身受重伤的梁满囤告诉张副官自己是田青的姐夫,他这么做就是要帮助田青东山再起。张副官正要杀满囤,被伏击在此的徐木匠和李义打退,此时的李义已经是大青山游击队的一支有生力量。梁满囤死在了徐木匠的怀里。蒙受致命损失的田青为了遵守诚信的原则,决定回山西老家把田家大院卖掉重振产业为革命活动筹措经费。赛半仙田耀祖以为是徐木匠要去祁县跟淑贞成婚,气不打一处来,便通报刘一刀去劫徐木匠,没想到劫得却是豆花和孩子,田耀祖是搬起石头

    第52集
      田青扣下来要赎金二当家做人质,只身上了黑土崖,让刘一刀拿豆花和孩子换二当家。搏斗中投靠土匪的老赵一记闷棍打晕了田青,并趁刘一刀不在身边的时候要烧死田青,情急之下田耀祖杀死了老赵,不顾一切从刘一刀手中抢过孩子,被刘一刀开枪打伤。当刘一刀正要向田青下手的时候,逃回黑土崖的二当家却一枪打翻刘一刀。田耀祖为了保护豆花不被二当家凌辱,奋力拼搏被二当家乱家打死。知道真相的刘一刀拼死一搏,和二当家同归于尽。田青得救,田耀祖临死之前父子相认。 田青回到祁县准备母亲跟徐木匠的婚事,却等来了徐木匠牺牲的消息。田青留下孩子和豆花再一次踏上走西口的征程,不过这次他不是为了挣钱重振祖业,而是接替徐木匠留下的党的工作。为他唱《走西口》这首古老民歌的不是翠翠,而是豆花。

(注:分集剧情参考资料 [4-14] 

走西口演职员表

编辑

走西口演员表

走西口职员表

出品人 朱彤、杨波、王建勋
制作人 高建民、李福明、汪国辉、宫晓东孔凌云、廉振华、唐民、傅思
监制 张晓海、胡苏平、高晓江黄海涛、辛敏成
导演 李三林
编剧 俞智先廉越
摄影 张少明
美术设计 王子伟
展开
(注:演职员表参考资料 [15] 

走西口角色介绍

编辑
  • 田青
    演员 杜淳
    配音 海顿
    山西祁县人。原是田家大院的小少爷,被父亲输光家产后,和母亲相依为命。他从小立下赎回田家大院的理想,长大后,和姐夫梁满囤去走西口。历经艰辛到了口外,却被他救出的裘老板指证被判死刑,后被诺颜王子所救。裘老板为弥补过失,请他到皮匠铺里当了外柜。裘老板女儿裘巧巧对他暗生情愫并招他当上门女婿,却被他所拒。裘老板辞退他,并按行规约定——三年之内不许涉足制革行业。之后做了裘老板上门女婿的满囤怕他插手制革行业,就陷害他。就落到吴玉昆手里而吴玉昆欲置他于死地,后被翠翠所救。最终他发财回家,赎回田家大院。最后他成为革命者,后为革命筹款在母亲支持下卖掉田家大院,重新踏上走西口的道路。[16] 
  • 豆花
    演员 苗圃
    田青的妻子。同田青一起被土匪刘一刀掳上黑土崖的山西祈县女子,原是去包头成婚,性格刚烈,敢恨敢爱,后被田青设计救出,感恩田青的正直和仗义,到包头后因有失身之嫌被未婚夫家赶出了家门。万念俱灰的豆花拿着未婚夫家给的回家银子买了两口棺材欲与正在法场被行刑的田青同赴黄泉。嫁给田青后,设计替换出关押在大牢里的翠翠,并与田青共同扶养翠翠的儿子青青。[17] 
  • 梁满囤
    演员 富大龙
    本剧反一号,田青的姐夫,心胸狭窄、胆小、小算计,跟田青一起走西口,为了在包头出人头地,狠狠心做了“陈世美”,休了他的童养媳老婆田丹丹,做了裘老板的上门女婿,跟田青反目成仇,最后死在军阀手中。田青不计前嫌,把他的尸体运回山西老家,和他姐姐田丹丹葬在一起。[18] 
  • 田耀祖
    演员 侯天来
    田青的父亲,嗜赌如命,把田家大院和妻子淑贞输掉后被逼无奈走了西口,在杀虎口设了一个卦摊,靠给人占卜算卦为生。一边给人算卦,一边暗中做了土匪刘一刀的眼线,并积蓄了一些银两。后事发流落到包头开了一家棺材铺。人性未泯的田耀祖经常在暗中资助田青,最后为了救田青而死,死之前终于得到了儿子田青的原谅。[19] 
  • 刘一刀
    演员 杜志国
    翠翠的父亲,原是关东胡子,自幼在土匪窝子长大。张作霖招安后,他的绺子被打散了,带着他的压寨夫人风摆柳流落到了口外。被官兵追杀时,与年幼的女儿桃子(翠翠)失散,在杀虎口重新拉起竿子做了匪首,仗义行侠、杀富济贫。为了壮大绺子,他把田青和豆花等人掳上了黑土崖。得到田耀祖的密报后,去劫诺颜王子的驼队,却被早有防备的王子打得落花流水。二当家栽赃陷害田青,说田青杀了风摆柳烧了黑土崖,刘一刀遂与田青结仇,并多次寻田青报仇。后来巧遇女儿翠翠,在翠翠的帮助下得知了真相,风摆柳并非田青所杀,与田青冰释前嫌,领着翠翠退出江湖……[20] 
  • 徐木匠
    演员 储智博
    革命党人,兴中会会员。被官军追杀,为淑贞所救,后又慷慨救淑贞母子三人于危难中。一边从事革命活动,一边接济淑贞和田青母子,并供田青上了私塾,教他习武。后走西口,一边从事革命活动,一边暗中保护田青。徐木匠一生从事革命活动,为革命筹款积极奔走。跟诺颜王子到恰克图从事绸缎和茶叶生意时,在恰克图接触到了俄国十月革命,和诺颜王子一起认识到了中国的出路,那就是走十月革命的道路。在李大钊的指导下,成立了共产主义小组。国共合作时,他到北京送筹款,打算送完筹款后,就回祁县跟淑贞成亲,没想到在路上,为了保护革命经费被军阀所杀。[21] 
  • 诺颜王子
    演员 黑子
    蒙古王子,革命先行者。把家资全部捐出来作为革命经费,一生致力于革命。后到广州准备参加北伐,把一摊子生意交给由他一手培养的共产党员田青。[22] 

走西口音乐原声

编辑
片尾曲
歌曲名作词作曲演唱
跟你走车行郭晓天谭晶
(注:《跟你走》参考资料 [23] 

走西口幕后花絮

编辑

走西口穿帮镜头

  1. 田耀祖将田家大院赌输给夏三之后,淑贞将家中祖传的乾隆御赐的“礼智仁义信”牌匾摘下来带走时,原来的匾是红底金字,而此时摘下的匾变成了蓝底金字。
  2. 田青念书从小念到大,似乎拿的还是同一本书,翻来覆去都是“三字经”。
  3. 在村井口排队打水的木桶中参杂着几只显眼的黑色塑料桶。
  4. 在饥荒的年代,主人公们在漫天黄土中走西口,但无论哪个场景,个个都是衣着光鲜、脸色红润,完全没有饥饿疲惫的迹象。
  5. 丹丹给梁满囤纳鞋底时候的动作很不熟练,完全不像是一个熟悉女红的能手,而且明明是手工缝制的鞋底却换成了缝的密实的“机制鞋”。
  6. 徐木匠与蒙古王子试枪的时候,徐木匠额头左上方大约10厘米长的伤疤不见了,续看3分钟后,棺材铺的田老板与徐木匠对话的片刻,突然看到徐木匠额头上的大疤再次清晰浮现,而徐木匠的疤在这集的以前都是有的。
  7. 剧中豆花已经身怀六甲,但身材一如姑娘般的苗条,丝毫没有怀孕的痕迹。
  8. 山西祁县闹荒灾,有处画面是几个小朋友蹲在地上看蚂蚁在搬米粒。
  9. 吴玉昆在家里收到一个特殊纸条,是用匕首插住刺到木隔扇上,他满手攥住手柄,愣是没拔下来。但第二天匕首却变成了一个细铁钉。

走西口逻辑错误

  1. 第十一集,黑土崖的三当家李义知道刘一刀要打劫四子王旗诺颜王子的车队,劝阻未果,于是出逃告密。他在前面跑,山里豹子和田青等人在后面追,从镜头上看相距并不是太远。田青把山里豹子的枪要来,对着李义开了一枪。李义假装中枪,跌落下马。山里豹子和田青等人也下马,沿着血迹走到土崖边,以为李义已经掉下土崖,必死无疑,于是策马离去。
  2. 田青一进包头就被抓了,从法场出来也没人带路,田青却一路狂奔跑进“龚氏筱面馆”救下正打算吃砒霜的豆花。
  3. 刘一刀在祭完风摆柳之后,感叹说:这几年为了寻仇,兄弟门都散了……而田青被嫁祸杀人到入狱,县令马上判刑,派人去北京,再回来到斩首,前后加起来也就一个月左右。
  4. 翠翠在县衙被夏知事用刑把腿给伤到了,只能坐在那里,而豆花与翠翠换过衣服之后,翠翠独自一人怎么能逃出牢狱呢?牢头出去不是把翠儿的牢门锁了吗?再说看守醉了,还有别的狱卒在牢狱里。
  5. 田青在狱中与瘦猴对话,他分析出梁满囤出主意害他的。而第二天,田耀祖教训他时,他却一时想不起来了,改口说是鲍晋中害的了。

走西口语言文字错误

  1. 发生在清代末年的故事,但剧中很多地方都是简体字。
  2. 田青在包头为翠儿和豆花没每人打了一副坠子,豆花推辞说:“我不要”,此处很清楚的听到是“我”,而不是贯穿全剧的方言“额”。
  3. 夏家的管家开口回答客人:“夏三爷在北京……”,那清末的时候,北京还是叫北平的。
  4. 田耀祖和田青喝酒时,田青说:我父亲叫田耀祖。这时田耀祖说:田耀祖,认识.原来他就是你的家父啊!家父应该只是某人用来跟别人说话时对自己父亲的称呼,而不是第三者的说法。
  5. 淑贞与丈夫田耀祖在说到儿子田青生日时候的说法前后不一致,淑贞说的是“周岁”,而田耀祖说的是“百岁”。
  6. 对三民主义的篡改。剧中人把“三民主义”的“民族、民权、民生”改成“民主、民权、民生”,还给了新的解释:“什么是‘民主’?就是‘推翻帝制’,建立‘民主国家’。”不同于孙中山主张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的“三民主义”。该错误被网友们广为诟病。
  7. 剧中的对白字幕,很多处都把主人公“田青”,打成了“天青”。
(注:幕后花絮参考资料 [24-26] 

走西口获奖记录

编辑
时间届次奖项名备注
2009年第27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长篇电视剧奖 [27]  提名

走西口剧集评价

编辑
在表演手法上,《走西口》的讲述技巧比较一般,台词老套平淡,故事发展脉络很容易被猜到,它缺少同样表现晋商文化的《乔家大院》的气度,也没有《闯关东》的悬念。中国历史上,走西口、闯关东、下南洋并称为著名的三次人口大迁徙,那年月不知有多少哥哥走了西口,又有多少妹妹流尽了泪花,可以说随便拎出哪个来都是部厚重的故事。看《走西口》片头原以为是展现小民百姓的辛酸及移民进程的壮阔,末了实际上就是在讲主人公“田青”的发家史。剧集完全围绕田青一人展开,将他的人生放在父子、儿女、手足、朋友恩怨交织中历练,再给他一个激荡的时代背景,附送上贵族王子撑腰、强盗头子扶助……诸多细节在逻辑上既经不起推敲,又过于离奇。编剧只拿这层厚重的迁徙史当浮土,没能揭示晋商文化深刻的思想内涵。观众要看的是晋商的‘义、兴、利’如何贯穿在生活戏里,但儿女情长的戏过多,既掩盖了山西人闯口外的风景,也没能体现出普通移民的辛酸和移民史的波澜壮阔。
“西口”指的是山西省诸长城关口。“走西口”则指的是从明中到清末,晋商到西口外发展商业贸易的历史现象,电视剧叙述的年代是民国初年,显得有些滞后。
在地理常识的错误方面沙虎口是长城上的一个重要关卡,明清两代和民国都常年驻军看守,土匪不敢在附近出没。然而,《走西口》却把沙虎口描绘成土匪聚集的黑窝子。在时间常识的错误方面,袁世凯复辟称帝是在1915年12月13日,当时包头是一个镇。袁世凯复辟前,田青受到包头县长的诬陷而入狱,显然与史实不符。
狐娱乐评 [28-29]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00年代电视剧 剧情剧 电视剧作品 电视剧